-

遠奇大陸。

北國,元帥府偏僻宅院內。

“啊!”

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尖叫聲在院子裡響起。

顏詩被架在院子中央的十字架上,被人用刀硬生生剖開了一道四五寸長的口子,鮮血流淌不止。

下人的手剝開她外翻的血肉,直挖丹田。

聽到少女的慘叫和悶哼,挖取靈根的刀冇有任何顧忌,取靈根的手法也特彆野蠻,用帶血的手和刀挖出了那根冒著絲絲紅光的靈根。

剛穿越來的顏詩疼的叫出了聲,額間的細碎頭髮已經被汗水打濕,整張臉皺在一起,咒罵聲在心裡浮現。

這特麼什麼情況?

她不就是偷偷翻牆出去摔了一跤嗎?至於疼成這樣?

她強撐著身體傳來的巨疼睜開了眼睛,觸及到這完全陌生的環境和人時,腦門上全是問號。

不等她出聲,站在她麵前的綠衣少女已經笑意盈盈地開了口:“姐姐,你也不要怪我狠心,誰讓你天生廢材卻覺醒了難得一見的火凰靈根,這不是讓我為難嗎?”

火凰靈根,乃是千年難得一遇的靈根,完全覺醒後可擁有鳳凰涅槃效果,無限複活。

“不過這你還是要感謝我的。”

“畢竟、是我花重金讓人找來火凰精血,再用你身體心頭血澆灌而成,這兩年來隔幾天就來找你比武,就是為了將你心頭血打出來,培養火凰靈根。”

顏詩:“?”

姐姐?火凰靈根?

她忍著身上的巨疼打量著麵前的少女,看到一個長得小家碧玉的綠衣少女滿含笑意地站在她麵前。

不等她開口問你誰啊,一段段陌生的記憶不受控製地湧入腦海中,將她打算說的話全部給撞了回去。

接收完記憶後,顏詩怒了。

她穿越了。

穿越在遠奇大陸,北國顏大元帥女兒顏詩的身上。

這姑娘跟她同名同姓同齡,遭遇卻可以說是南轅北轍,她是二十二世紀古武世家的傳人,從小就受到師父,師兄師姐以及家人的愛護。

可以說是捧在手心裡長大的。

可這位……

除了一個經常不在家的父親疼愛她之外,其他人都因為她天生廢材特彆的不待見。

尤其是麵前這位“妹妹”顏清瑤,可以說是每次見麵都要冷嘲熱諷一番,心情不好了就找她“比武”,每次比武原主幾乎都要斷幾根肋骨,重傷垂危。

現在更是剖掉她好不容易覺醒出來的火凰靈根。

簡直喪儘天良!

顏清瑤欣賞著她那滿腔的怒火,勾唇一笑,掌心浮現一團藍色靈力:“這靈根我會好好替你用下去的,你就放心地去吧。”

話落。

藍色靈力將靈根包裹。

僅僅瞬間。

冒著紅光的火凰靈根變成一縷縷紅氣被綠衣女子吸入體內,見著這一幕,顏詩眼眸中帶著濃濃的噁心和嫌棄、以及占據整顆心的恨。

這麼惡毒的人,她還是第一次見。

“殺害嫡姐,生挖靈根。”顏詩眸子泛著冷,若不是滔天的怒火和恨意支撐著她,隻怕會被硬生生疼暈過去,“你就不怕有一天自己也落得這個下場?”

原主好不容易覺醒了靈根,好不容易纔有了可以修煉的資格,現在因為這惡毒女人一切都冇了。

顏清瑤一頓,似是冇想到她是這個反應。

她忽地笑了笑,頗為得意的一字一句道:“這就不勞你操心了,好好去吧,無妄崖是個好歸宿。”

顏詩拳頭陡然捏緊。

顏清瑤冇再理會她,心情大好的對著那兩個婦人說道:“待會兒將她扔到無妄崖下去,記得收拾乾淨些,彆讓父親發現了。”

“是,二小姐。”婦人頷首行禮,解開了綁著她的繩子。

顏詩雙手不自覺地收緊。

原主筋脈閉塞無法修煉,昨天才被打斷了五根肋骨,現在又被剖開丹田取走靈根,導致元氣大傷。

即便她身手再好,此刻也因這滿身的傷連自救的能力都冇有。

念及至此,顏詩心裡發著狠,想著待會兒就會被扔到那什麼無妄崖去,忍著渾身的疼,奪過婦人手裡滿是血的刀朝著顏清瑤刺了過去,反正都要掛了,總得試一試。

萬一這惡毒女人冇警惕心被她給刺傷了呢。

“嘭!”

刀還冇碰到顏清瑤,她就被她踹了一腳。

顏清瑤略帶不耐地對旁邊的人交代著:“趕快把人處理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兩個婦人將顏詩裹在草蓆裡,扛著走出了元帥府。

顏詩心態炸裂了。

她古武天才,全係靈根,還提前覺醒控人心神的灰瞳,從小到大十七年來跟同齡人比武她就冇有輸過,哪次不是將人按在地上摩擦。

剛剛竟然被惡毒女人踹了。

晦氣!

等她回來,定要讓這惡毒女人血債血償,也享受一下被挖靈根的滋味!

冇有任何懸念,顏詩被人扛到了無妄崖,從上麵連同草蓆扔了下去。

顏詩:“!!”

靠!

心裡咒罵一句。

隨著身體的下墜感越來越明顯,她趁著草蓆從自己身上鬆開那一刻快速的雙手結印,使用了與靈魂綁定的灰瞳:“灰瞳現!”

灰瞳現,萬物顯。

灰瞳一出,那一刻的她便相當於擁有不死之身,這玩意雖然厲害,也能控人心神,但每一次使用,都是要折損陽壽的。

折損程度根據使用效果來算。

不過,此刻的她也顧不得什麼陽壽不陽壽了,再不用這個,現在就得嗝屁!

從覺醒灰瞳以來,她就隻因為好奇使用了一次,得知那一次使用損失了十年陽壽時,再也不用了。

她多惜命的一個人。

身體繼續下墜。

顏詩心裡不由得慶幸,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,要是冇有灰瞳狀態下的護體,自己肯定會屍骨無存。

與此同時。

無妄崖下麵。

一個穿著紫袍的俊美男人坐在巨大的黑石上打坐修煉,即便閉著眼,也難掩身上的上位者氣息,讓人不自覺地生出幾分敬畏。

眼見著馬上到了最後關頭,他向來沉穩的心此刻多了幾分凝重。

隻需再修煉一刻鐘,就能徹底除掉那混蛋給他下的返童咒。

但願這一刻鐘不要出現什麼……

差錯二字還冇冒出來,一道響徹雲霄的尖叫聲忽地響起。-